创业没有不死法则,大部分公司都会死,唯有偏执狂可以活!


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。创业有没有不死法则?

没有不死法则,大多数的创业都会死的。


“商业就其本质而言,终究是一个关于幸存者的游戏。”

在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战后20年,有人做过统计,创业超过5年的企业生存率不到20%。即便是在经济体系高度成熟的今天,这个数字也还远远不到40%,能存活超过50年的,更是不足2%。这意味着,你穿越到50年前,随机找100家美国企业,再回到现在,能看到的只有1家而已。


任何一个创业,都是向死而生的过程。在中国,创业者的成功率只有3%,两个创业者在一起,叫同病相怜;三个创业者在一起,叫抱团取暖;N个创业者在一起,叫失败者联盟。


创业从真伪需求、胡乱烧钱、团队内讧、竞争惨烈、产品糟糕、资本博弈,到错失风口、政策风险、创始人放弃、战略失误等等,每一道坎儿都会让人摔得鼻青脸肿,每一个坑都可能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我热爱所有的创业者。这个国家在商业上还有什么值得迷恋的,大概就是每年数以百万计不怕死的创业者。

创业其实不复杂——找一个你喜欢且只有你擅长的事情,把它做出来,让市场证明正确与缺陷,在不断的试错和调整中,走向盈利线。不问生死,只求成长。在激情中保持节制,在商业的烂泥地中修炼明亮的人性。

中国每年大概有100多万家企业创业失败。这个是规律与规模,这只是年销售额在500万以上企业的统计数字,500万以下的个体工商户、微小企业都还不算,所以中国创业企业失败的规模是挺大的。

初创的时候,18个月之内,你能因某一个环节,让产品变成爆品,这有可能实现,团队不健全不要紧。但是企业走过18个月以后进入A轮,一定是慢慢变成木桶,企业各个环节要保持完整,每一块木板如财务安全、企业家素质、营销战略,所有的部分都必须完善。所以单板理论害死人,千万别相信。


艾诚:如果死是必然,那么企业家、创业者到底在追寻什么?吴晓波:你和我在追寻什么?我们变成骷髅是一件必然发生的事情,还不是每天投入生活和工作吗?这是一个过程。企业可能跟人生还不一样,人生是一个多元目标。

死亡的起因是因为未来的不可预测性和未来变化方向的不可设计性。我们在100年前想不到智能手机的普及,正如恐龙在地球上笑傲了一亿六千万年,想不到会遇上冰河世纪。

孩子的自闭症和父母遗传基因之间是否有关系?

在美国有人找了10对双胞胎自闭症的家庭,给孩子和父母做了全套基因组检测。每个孩子大约产生了60~100个新的基因突变,随着父母的年龄增加一岁,孩子基因的突变就多一个。这些基因突变的位置不是随机分布的,而是一堆一堆出现在大脑发育的地方。也就是说,父母年龄增长,孩子患自闭症的概率就会增加。

但是中国也有句古话说,父亲岁数越大,孩子越聪明。这也是有道理的,是基因突变的另一种表现。

聪明和自闭就像一个硬币的正反面,你不知道上帝是怎么扔的,扔到正面就聪明了,扔到反面就自闭了,扔到中间可能又自闭又聪明。所以几乎每一个人类演化的基石背后,都有一大堆失败的试错。

那些自闭症、白化病、玻璃人的孩子们,其实是人类整个群体在往前走的时候试错的代价。这个事情听起来很难接受,为什么要让这群无辜的孩子用生命承受群体进步的代价?但是只有这样,群体才能进步。

整个生物界就是这样,细胞的更替成就了个体的延续,个体的死亡成就了种群的延续,种群的灭亡成就了自然的延续。

如果你认同这个观点,当你重新看个体的死亡,看企业的灭亡,可能会有不同的视角。现在企业的商业模式挺好,不代表以后会好,因为未来一定会变,但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根本不知道。


死亡意味着重生。想象一下自然界,想象一下群体,想象一下个体,想象一下每个细胞,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,你应该干什么呢?

你应该在组织构架上花工夫,让它形成试错单元和试错机制。所谓的划小,就是一个东西不要那么大,切成小的,划小的本质不在于划小,在于试错。这种单元一定要多,很多会失败,但也会有成功的。这些成功的就是你未来转型的动力。企业内部的试错会让企业延续下去,如果你不做这件事,你的企业就会成为那个试错的单元。

2016年,实体经济的黑天鹅,一个个庞然大物在环境的骤变中丢失城池,尚未迈过“爆炸门”的三星陷入韩国总统“闺密门”的漩涡;昔日化妆品大户雅芳几乎在中国销声匿迹;英国马莎百货由于经营亏损,关闭包含中国在内的全球多家实体店;美特斯邦威、波司登、百丽……这些曾风靡一时甚至站在潮流之巅的品牌,皆因陷入巨亏泥沼而不得不壮士断腕自救,关店数量高达几百甚至上千家,辗转难熬的,多半源于互联网迅速发展引发的行业洗牌。

而互联网企业,则是喜忧参半,惨烈的贴身肉搏中不断涌现独角兽,“万骨枯”的故事甚至比传统行业更令人瞠目结舌,从每年一度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便可见一斑。

顶级创客——“坚持信念的平凡人”。

万物皆有裂缝处,那是光射进来的地方。

创业之路再艰难,创业之坑再密布,光依然存在,依然有人肯相信并追逐光。

42%的失败创业公司都出现过这个问题:创始人执着于执行自己的创意,却没有弄清楚创意是否符合市场需求。创业公司存在的意义或者成功的一大前提是,能够解决用户真实存在的痛点和需求,但不少创业公司掉进了伪需求的陷阱。


伪需求并非纯粹的伪需求,真需求的条件是刚需、普众,伪需求则是真需求的另一面——非刚需、非普众的需求。

创业者容易陷入的误区是将少数人的刚需扩大为所有人的刚需,强行将小众按大众推广。


O2O指的是以互联网为手段或工具,以服务资源标准化为目的,打破商家和用户信息不对称的鸿沟,连接消费者与消费或服务,满足用户线上购买、线下体验和享受的需求。

从2013年开始,O2O几乎家喻户晓,创业者认为这是风口,资本也蜂拥而至。

标准模式就是不管什么项目,都要扯一个O2O的概念,弄个App(应用软件),然后宣传自己就是O2O创业。

从行业巨头到中小创业者,无不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狂欢中。然而,在巨头们疯狂厮杀又戏剧性地甜蜜牵手后,整个市场留下的却是一地中小创业项目的“尸体”。新的创业者不敢进来,巨头们开始合并,谈O2O色变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6年间倒闭的O2O企业已达近千家之多,O2O已成为创业市场最为浮躁的重灾区之一。

土巴兔装修网的联合创始人谢树英语气平静,“虽然看起来O2O行业的死亡名单越来越长了,但这仅仅是行业内的正常淘汰和更迭,是用户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。”

“汽车超人”的创始人郑超与之意见相近,他觉得所有的领域、行业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,探索期、疯狂期,最后到稳定期,然后变成成熟的模式。

“e袋洗”的张荣耀认为淘汰掉的都是伪需求,“斗米兼职”的赵冰说改造不是颠覆,是在原有的商业模式上进行有效地改造,否则就会死。

“O2O本来就该死。”易到创始人周航语出惊人。

最悲惨的就是,团队废寝忘食、排除万难做出了一款高质量的产品,到头来却发现,押错了用户的痛点,最终走向沉寂。这些创业项目,往往掉进了“伪需求”的坑。

大部分O2O真实的进程是不断地烧钱补贴用户,却难以增加用户的忠诚度,很多所谓的需求沦为伪需求,并非是市场真正的需求,一旦失去资本支持便会陷入绝境。对创业者而言,这是不折不扣的坑。

以上文章来自于微信群m.weixinqunzhan.com